2016.09.28

 

 

 

前一天作麻醉諮詢時 麻醉師還好心提醒

他是第一台刀 八點準時麻醉

 

簡言之 就是七早八早就要起床的意思!

 

第一晚我跟葉先生都沒睡好

反倒是那孩子照樣睡到嘴開開

 

這孩子走到哪睡到哪 認娘不認床的習慣 

我真的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六點多 護理師就撞門進來

把開刀服丟在床上 交代趕緊整裝 要出發去開刀房了!

 

爹娘趕緊回神 (記得換掉睡衣 或褲子拉鏈要拉之類的)

更衣完畢 就立刻驅椅(?!)前往三樓開刀房!

 

 

 

因為是小孩的關係 

所以進手術準備室時可以有一位大人陪同


猜都不用猜啊! 一定是老娘陪著進去啊!

不然等等少爺拆了準備室該怎麼辦

 

拜之前剖腹產的經驗 對整個開刀流程心裡已有個底

而且那孩子實在是搞得我很忙 我其實並沒有太多心思跟時間去擔心緊張

 

在準備室時 按照慣例要被問926383844522次

他叫什麼名字? 幾歲? 知道今天手術目的嗎? 有自費項目知道嗎? 有藥物過敏嗎? 有A肝C肝嗎? 

(你看 問到我題目都背起來了)

 

算了一下當天進開刀房協助手術進行的所有醫護人員 都來問過一次了!

所以 我大概是回答了六七次有吧⋯⋯

 

之前剖婦產時 真的被問的很煩

不了解為什麼一樣的問題 要問這麼多次

 

後來想想 應該是為了要讓在場人員都能快速了解這個case的病史跟注意事項吧⋯⋯

 

反正有人來問的時候就回答

沒人來的時候 就跟少爺聊聊天!

 

先跟聊聊少爺長大想做什麼 他說他想當潛水員~

然後 還不忘細細提醒老木 "開刀時你要坐在我旁邊呦! 我睡著也要坐在旁邊陪我! 然後我醒來就要看到你!!!"

這..... 老木似乎無法使命必達耶....

 

聊著聊著 少爺突然輕聲跟我說

馬麻⋯⋯ 我想大便!!

 

我棍! 你什麼好的不遺傳 就淨遺傳到你爸老愛在關鍵時刻拉屎的症頭!

大家又七手八腳的找拖鞋給少爺穿

然後拎著點滴跟小孩衝到準備室的廁所

 

小孩歡樂解放完畢後 沒多久就移駕至開刀房啦!

移動過程中 少爺顯得有點緊張 緊抓著我的手不放

 

但⋯⋯ 孩子啊!老木要幫忙推床啊啊!

一隻手被小孩綁架 一隻手推床 真的有夠銷魂的!

那姿勢完全不符合人體工學啊!

 

進到開刀房內 先請少爺自己滾上手術臺

然後 老木繼續擺在裡面當鎮童之寶

 

麻醉師問了一下少爺的氣喘發作狀況跟用藥情形

發現早上還沒使用擴張劑 就要我從手術房內打電話給葉先生

啊恩擱.... 誰進開刀房會帶手機啊啊啊!!!

 

一群小綠人又拿著醫院內線電話研究怎麼撥打外線

忙了一下總算連絡上葉先生 趕緊請他衝回病房拿吸劑 快遞進來給開刀房

 

先讓少爺用完早上的吸劑後 開刀前置作業也進行的差不多(了吧?)

此時 一群麻醉師就對著少爺的心電圖指指點點

你、要、知、道 根據老娘之前的經驗

醫生只要一直看一個地方很久 就、絕、對、沒、好、事!

 

果然 下一秒 其中一位麻醉師就轉過來問我

他的心臟⋯⋯ 沒有問題嗎?

 

花惹發啊! 不要跟我說 這卡也要打喔?

冤枉啊!大人~ 我真的沒有知情不報啊啊啊~ (跪地)

 

我想了半天 硬是幾了一段七萬五千年前的回憶出來

之前的確有小兒科醫生覺得少爺心律有點怪怪的 但勉強可接受

所以後續也沒追蹤過心臟

 

你現在跟我玩這齣是怎樣啊啊啊!

 

之後一群麻醉師就聚在一起

繼續對著心電圖指指點點 窸窸窣窣的交頭接耳一下後

 

應該是達成共識 (?!)

就開始進行麻醉作業

 

先用轉移注意力法 讓少爺自己怎麼睡著的都不知道

老娘功成身退 立刻被踢出開刀房

 

隨後 就是⋯⋯ 吃早餐時間啦! (咦)

 

 

 

由於少爺的手術 真的是相對簡單

要不是要作腺樣體切除手術 不然其實根本不用住院

 

  

 

整個手術時間 只花了四十分鐘左右

就聽到醫生召喚我們到病情解說室報到啦!

 

先看了內視鏡手術前後的對照圖

那個腺樣體真的腫好大啊! (完全就是一顆紅燒獅子頭!!!)

 

醫生簡單說明已鏟肉完畢後就功成身退

換老木繼續上場跑攤

 

一行人才從病情解說室出來 

恢復室的護理師馬上又翻老娘的牌子

叫老娘進去恢復室鎮童

 

剛進恢復室時 少爺還罩著氧氣罩睡到打呼!

But~~ 孩子!!!! 恢復室不是讓你睡到自然醒的地方啊!

 

護理師心一橫 決定要叫醒那隻沉睡中的小暴龍

叫醒之前 還不忘先給老娘打了預防針!

 

小孩退麻藥後的特色就是他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行為

麻醉師用最直白的說法就是 發酒瘋!

 

先跟老木說要有個心理準備 那時的小孩 是怎麼安撫都沒有用的!

免得老目太衝動 理智斷線抓小孩去掄牆!

 

一開始 少爺剛醒時 有點傻呼呼的!

問他問題 都要延遲個好幾秒才有回應!

 

老木心想 還好嘛⋯⋯哪有傳說中的那麼可怕!

果然風險告知總是喜歡講最差的狀況! 我兒表現好棒棒咧~~~~ (竊笑)

 

人客啊! 你要知道 高興的太早

真的是一個很要不得的心態!!

 

隨著少爺麻藥漸退 他的行為就越來越失控

一下子從病床上坐起來 一下子想躺另一頭

一下子又瘋狂翻身 身上監視設備的線路全捲成一團

好不容易把纏成一團的線拉好 那小王八蛋又開始把他身上的線扯掉

 

我說!!!! 他X的你到底喝了幾瓶高粱啊?! (怒吼)

 

因為少爺兩個月內月有氣喘發作紀錄

麻醉師事前就一直跟我強調 他超怕開刀開到一半 少爺氣管束起來

(但又一直強調他們有整貨櫃的擴張劑 請我不用擔心)


最後又評估了一下 安全起見決定手術時進行插管維持呼吸通暢 

所以術後造成他喉嚨嚴重疼痛不適


隨著麻藥逐漸退去 小的開始進入青蕃模式

一下子哭著說 他喉嚨很痛

一下子哭說很渴 吵著要喝水

後面在恢復室的時間 就一直在上面兩動中重複repeat

 

蕃孩鬧到最後 還跟我大哭吵著要爸爸 不要媽媽

你就知道他有多醉了⋯⋯

 

恢復室的護理師 眼見少爺中氣越來越足 哭聲越來越大

再次確認麻藥已退 趕緊把小祖宗送(踢)回病房 

省得留在恢復室吵那些唉都唉不出來的病人

 

 

 

回到病房後 酒醉孩依舊在那邊發他的酒瘋~

一下吵著要喝水 一下又鬧他的喉嚨很痛!!!

 

本來一到下午一點才能開始進食喝水 在護理師的同意下先行偷跑讓小孩喝水!

(當然 如果有嗆到或嘔吐反應 就要進續禁)

 

青蕃孩喝完水後 繼續大鬧病房~

總之後面幾個小時 就在「我要喝水 → 喝水喉嚨還是痛 → 大哭大鬧 → 老木(捏著大腿)安撫 → 我不要吃我不要喝 → 大哭大鬧 → 老木(捏著大腿)安撫 」中無限迴圈

 

一直到一點放飯給小孩後 他的情緒才稍微平穩下來

(那個稍微 其實微乎其微!!)

 

最後怕老娘失手扭斷他的脖子 就帶著他到樓下的地下街晃晃

轉移一下我想殺小孩的念頭跟青蕃孩喉嚨疼痛的注意力.... 

  

 

到了晚上 蕃孩還是青蕃!!!!

情緒起伏孩是很大


發酒瘋瘋到 還坐在病房地板大哭

  

 

一下子暴怒 一下子大哭 一下子又跑來裝可憐說 我喉嚨好痛 你幫我秀秀!!!

所以 老娘整天就是一直在 安撫→ 好-~ 我知道你痛! 馬麻秀秀→  來~ 馬麻抱抱 中度過~~

 

 

晚上好不容易哄睡了 結果又被來查房的醫生給嚇醒!!

再度重演昨天留針頭的哭神豪慘劇!!! 

(其實人家只是要看一下他的耳道跟喉嚨啊....)

 

小孩邊尖叫邊掙扎 還不忘大喊"我好怕~~~~~~~~~~~~~~"

 

老子跟老木又想辦法壓制小孩 避免他咬斷醫生的手指 及926385根壓舌棒

然後還要聲聲呼喚 把小孩的魂叫回來!!!

 

小孩最後總算在半夢半醒 及一點都不配合的狀況下

完成傷口檢查

 

隨後 老娘又繼續懷抱假嬰兒 提供24小時無間斷的母愛

好黏回他破損的玻璃心


再度把小孩哄睡後

老木昏睡前一秒 才想起⋯⋯


今天是恁鄒罵的生日 

也過得太充實了⋯⋯ (兩眼一翻 昏睡過去)

 

2019.09.29

  

 

一大早 又有醫院外包廠商撞進房間!

然後 丟了一句「七點回耳鼻喉科複診」


當下 我以為我是沒睡醒聽錯了

還回問一句「七點?????」


對方堅定的回我 「對! 七點」

我說晚上七點的門診我看過 但早上七點的門診 

還是頭一遭啊⋯⋯ (魂在飄)

 


一進診間 少爺很淡定的讓醫生檢查傷口狀況

 

 

確定傷口沒問題後 就回病房等辦出院手續 

 

 

麻藥完全退去的小孩

總算恢復正常


接著在房間裡面爬上爬下⋯⋯

我看 他真的復原的很好! 反觀爹娘都快累屎了!


最後 結帳金額 也⋯⋯ 還⋯⋯ 好⋯⋯ 啊!(咬牙)

 

 


一家人拎起行李 回到溫暖的家

然後 就等下週回診囉

 

 

  

 

創作者介紹

搖光

lavender36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