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0 (六)

 


這天 依約回診!


醫生先檢查一下耳膜狀況 

沒有意外滴 塌陷的狀況並沒有因為投藥而有所改善!


又踢去做了耳壓及聽力測驗

 


更沒有意外滴

結果跟一個月前的狀況一樣!


聽力上雖然沒有很明顯的影響

但內耳積水未退  報告顯示內耳負壓極高

也表示耳膜還是繼續塌陷中


再調出一個月前拍的X光片

醫生立刻指出問題所在 他的腺樣體明顯肥大


老木表示:三小? 腺樣體? 那啥? 老娘長到三十有五 也只聽過海棉體啊!!!

那個腺? 哪個樣? 哪個體? 長在哪? 幹嘛用的?


醫生繼續親切說明

總之就是在耳鼻喉的三叉路口 長了ㄧ塊肉

把原本三線道變成一線道!


所以他耳胭管理的水出不來 鼻子也會常鼻塞 卡鼻涕 卡痰! 

因為髒東西就一直卡在那 

完全就是細菌病毒的溫床 就反覆鼻竇炎 中耳炎 小孩抗生素吃到飽!


要改善的方式就是 閹了他!

ㄟ⋯⋯ 割了他!


其實 真的也沒什麼好討論的!

當下跟葉先生眼神交流 心電感應三秒

立刻決定排刀閹了⋯⋯ 割了他!


敲好開刀日期後 就跟小孩說明發生什麼事!

發現自己得當手術臺上的待宰羔羊時 少爺立刻上演一秒落淚!

  


啊嗯擱~ 哭也沒用啊!

誰叫你就是多長那塊肉咧~! (攤手)


2016.09.27


今年不知道走什麼運 整個跟颱風很有緣

出國玩 颱風攪局 準備回國 颱風攪局

現在要來醫院辦理住院 直接遇到中颱登陸!


天公伯啊! 你不要這應衝滴郎啊!!!


十點半醫院打點話來通知可辦理住院報到

還不忘貼心提醒 趁風雨小一點的空擋能先到醫院報到就先來

畢竟越晚颱風影響越大 早到早安心!


 


傻兒完全是抱著要出門度假的心情前往醫院!


事前有先跟保險業務聯絡過 

業務豪氣表示單人房請安心住下去 保險皆有理賠

不用問我哪家保險可全額理賠 

你知道的! 保險這東西 你付的夠多 池昌旭賠給你都沒問題啊!


所以填寫志願表(!?)時 就將單人房設為第一志願! 

必竟 小孩真的不是那麼受控

生病的小孩更是青蕃指數比外頭颱風瞬間風速還高!


所以 不要妨礙他人靜養!

單人房 謝謝! (合掌)

  

   

一到醫院 小孩整個樂翻天!

一整個以為住到六星級飯店去了!

  


飯店⋯⋯ 病房大到可以在裡面開趴了!

只是 小孩爽沒幾秒!


護理師就推著小推車進來 用十足溫暖的笑容

輕聲的說「要打針囉! 先留個針頭!」


 


靠夭啊! 老娘辛苦建置的住院SOP

什麼都講了 就是忘了install 打針這件事!

當下少爺一秒發狂 整隻小孩瘋到抓不住


老目眼看 短時間內無法搞定那隻已嚇瘋的小孩

只得跟護理師說聲抱歉 

是不是能給我一段時間(揍小孩) 溝通完畢後再請她們來上針!


先是花了一段時間 讓小孩冷靜下來

然後再曉以大義!


原來願意讓護理師打針的少爺

在看到護理師二度駕到後 0.21671521秒反悔 

又變回瘋孩模式!


萬不得已 我只得壓住他 

又派出四名護理師幫忙制住手腳 才能(不)順利留好針頭!


其實聽著少爺恐懼的哭喊 

少爺情緒太過激動第一次留針失敗 

又重挨一針時 因打針疼痛的尖叫

又因為敵不過大人的蠻力 無法掙扎的絕望吼叫


那場景真的可以逼死一個媽媽

我很內疚 很內疚! 我自己竟然這樣逼迫我的孩子

但我沒時間哭 因為光要制服那隻野獸 

就出動了五個大人!

  


留針成功後 小孩整個臉都哭腫了

老木差一點也跟著流下淚水 

不是因爲內疚 是因為總算結束了!


這告訴我們 以後細節要問清楚

SOP沒建置完整 就是會遇到這種鬼哭神號的慘劇⋯⋯


(然後我還是不解 為什麼打針明明就是痛的要死

還要跟小孩說打針又不會痛 有什麼好怕的)

  


留完針後的少爺 莫名迅速地接受它!

剛剛用生命在吶喊的慘況 活像是夢一場

  


隨後整個下午 幼兒小海的煩惱就是

不能維持現狀去學校嗎? 我同學都看不到耶! 怎麼辦? 馬麻 你可以去問醫生 不要拆好嗎⋯⋯


我說 你什麼時候跟針頭這麼麻吉了啊⋯⋯?


不過 大概是中午的留針頭事件太過次激

小孩整個玻璃心碎光光 走到哪都堅持要老木陪


心電圖 老木陪

 


X光 老木陪!

 

  


把入院檢查行程全跑完後

少爺又逼我開視訊 一一唱名騷擾親朋好友

只為了展示 他覺的很帥的手⋯⋯


請各位親朋好友幫忙把碎光光的玻璃心上點膠水後

用完晚餐 一家三口早早就熄燈就寢


爲明天一早的開刀 儲備體力!


lavender36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